网站首页 > 产业安全> 文章内容

交银观察中国金融科技十大展望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政策分析师何 飞

※发布时间:2021-7-11 10:46:2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图:中国在金融科技中心建设上具有先发优势,并且已经表现出强劲的竞争力,而加速数字货币试点应用更会是助力之一

  时值年终岁尾,笔者对2021年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作些趋势预判,提出十大展望,包括京沪港深竞相推进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建设,金融机构加速推进“金融+科技”三重耦合,平台流量型金融科技巨头或面临反垄断约束,以及数字人民币或在更大範围、更宽领域试点发行等等,以飨读者。

  以P2P网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业态加速出清,并不意味着监管对金融科技发展前景的否定。事实上,金融科技与互联网金融在技术应用、业务範畴、数据支撑、人群覆盖等方面明显不同。金融科技以硬核技术为支撑、以金融规则为準绳,具有更加广阔的现实需求和发展空间。应该说,监管政策促进金融创新“去伪存真”,有利於金融科技平稳健康发展。“十四五”规劃也提出,要提升金融科技水準。预计在监管政策引导下,金融科技的发展生态将更加完善、规章制度支撑将更加完备、服务实体经济的水準将显著提升、健康发展的良好态势将加快形成。

  金融科技中心是金融中心与科技中心深度联动、融合发展的产物,未来的国际金融中心也必须是金融科技中心。中国在金融科技中心建设上具有先发优势,并且已经表现出强劲的竞争力。英国智库机构Z/Yen集团发布的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显示,在全球排名前五的金融科技城市中,、上海、深圳分列第2、第3、第5。当前,“京沪港深”都已提出建设金融科技中心,四座城市在科技生态、机构种类、营商、法规制度等方面领先於国内其他城市。预计“京沪港深”将从建设金融科技创新示範区、扩大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加速数字货币试点应用、加快金融科技机构集聚等方面角逐中国金融科技第一城。

  目前为止,金融科技行业已经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表现为“科技+金融业务”,即运用科技技术(主要是互联网技术)实现存、贷、汇等线下业务的线上化,由此形成“互联网+借贷”、“互联网+支付”等初级形态。第二阶段表现为“科技+金融机构”,具体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科技企业(主要是大型科技巨头)通过输出技术为金融机构赋能;另一种是金融机构通过设立科技子公司服务金融母体。未来在“双迴圈”新发展格局下,金融、科技与产业良性互动的局面将加快形成,金融和科技将深度融入实体经济的产业链、洪晃照片供应链和价值链中。

  金融机构发展金融科技,必须实现三重耦合,即科技与的耦合、科技与业务的耦合、科技与架构的耦合。科技与的耦合是一个持续推进、不断深化的过程,全量客户、下沉服务、系统集成、人机协同等都是这一过程的具体表征。科技与业务的耦合,是实现科技变现的重要径。以银行为例,科技赋能零售业务形成智能投顾等新产品,科技赋能公司业务形成区块链贸易融资等新业态,科技赋能同业业务形成金融云服务等新模式。预计科技与架构的耦合将成为金融机构新的关注焦点,在架构优化过程中,数据中台、科技前台将成为新的实践抓手。

  金融科技巨头在发展过程中,快速累积了大量用户的数据资讯,基於大数据库形成了引流、导流等具有垄断性质的商业模式。这类模式不仅具有较强的排他性,而且存在无法準确预判的数据和技术风险,对用户隐私构成潜在。近段时间以来,国家明显加大了对平台流量型企业的反垄断监管。中央局会议首提强化反垄断,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於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这些都标志着平台经济反垄断时代的到来,而金融科技巨头则可能成为反垄断调查的重点对象。

  2020年是数字人民币试点应用的元年。迄今,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城市包括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从深圳和苏州的试点成效看,数字人民币因具有安全、便捷、普适特征,受到的广泛欢迎。当前数字人民币主要运用於小额零售场景。预计未来将在更大範围和更宽领域实现更多应用:一是满足各类人群的“无接触”安全支付需求;二是或从单个城市试点衍变为跨区域、跨境试点,特别是在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成渝双圈等重点区域应用前景广阔;三是可能从零售场景拓展至其他金融服务场景,从C端延展至B端。

  2020年是中国版“监管沙盒”启动运行的1.0阶段。截至2020年11月,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已覆盖、上海、重庆、深圳、雄安新区、杭州、苏州、广州、成都等9个地区,涉及60余家金融机构、30多家科技公司的60个创新专案。这些专案呈现出分布广泛、业务普惠、主体融合、技术创新、数据多元、场景丰富等特征。预计2021年中国版“监管沙盒”将进入试点升级和应用的2.0阶段,金融机构与科技公司或基於沙盒加速创新产品落地,普惠金融、科技金融等业态也将基於沙盒实现风控模式创新。

  新型基础设施主要包括资讯基础设施(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等为代表)、融合基础设施(以大数据、人工智慧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为代表)、创新基础设施(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新型基础设施的蓬勃发展,为金融科技行业的迭代升级带来了新契机,一方面能够促进传统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另一方面有望加速金融科技赋能从消费互联网拓展至产业互联网,推动更高水準的互联。

  金融科技的本质属性是金融还是科技,直接决定了资本市场对於金融科技企业的估值逻辑。过去很长时间裏,金融科技企业更多强调科技属性,或主要基於两个因素考虑:一是科技属性有利於规避金融监管,二是科技属性能够带来更高估值。但在穿透式监管、统一监管的大趋势下,金融科技企业显然无法再次迴避金融属性,这将使得资本市场重新调整估值逻辑,给予金融科技企业更加合理的估值水準。从长远看,这也将有利於普通投资者的利益。

  儘管近年来金融科技发展迅猛,但既懂金融又懂科技的複合型人才极为匮乏。有分析认为,金融科技人才缺口已经超过150万。从国内金融机构招聘需求看,技术架构师、数据分析师等金融科技岗位明显增多。未来,唯有多措并举,方能缓解金融科技人才供需矛盾,相关措施包括加大金融科技人才激励力度、加强金融机构和高等院校联合培养、加快金融机构内部人才数位化转型步伐等。